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栏目文章 > 基层观察  

辅导员影响着当地合作社整体发展——访湖南省湘西州农经局合作社辅导员刘一萍




    3月20日,“全国省级农民合作社辅导员培训班”在北京开班,其中来自湖南省湘西的刘一萍具有8年辅导员工作经历。在培训间歇,本刊记者对她进行了采访。

 

    《中国农民合作社》您长期负责湘西合作社辅导工作,请介绍一下湘西合作社发展情况。

    刘一萍:湘西是山区,合作社小而精,围绕特色产业、特色产品做精品合作社,发展势头较好。截至2014年底,全州8县市合作社已达1575家,其中柑橘类居多,其次是茶叶。

    茶叶是湘西农业产业化主导产业,政府比较重视,前几年不断扩产,但基地建起来后,市场没有做起来,茶农背着茶叶挨家挨户去卖。成立合作社后,把茶叶市场做活了,解决了茶叶卖难问题,茶农收入增加了很多。据我了解,当前合作社主要的任务还是把产品很好地卖出去,理事长最担心产品卖难问题,60%—70%的合作社停滞在了销售环节。

 

    《中国农民合作社》您常年与合作社成员打交道,请谈谈对这个群体的认识。

    刘一萍:我是2008年开始负责合作社工作。一开始接触理事长,觉得他们纯粹为了扶持资金来搞合作社,这是初期印象。接触多了,发现其实大部分理事长是因为在外面打工有了一定积蓄、一定经验,发现国家政策好了,回来自己创业,带动亲朋好友、整个村甚至附近的村,一起来做这个产业,把合作社当成一个事业在做,这让我觉得湘西合作社的生命力是挺强的。

    我也接触了不少合作社成员,发现一个问题,就是大部分成员有一种隔岸观火的心态:第一年,你理事长做得好,把他的产品卖得好,他就跟着你热火朝天地干;第二年,情况不好了,他就自己去干了,退社也退得快;第三年,情况好了,他又回来了,好像合作社的好与坏和他没多大关系似的。现阶段很多成员都有这种想法,非常现实,合作社核心凝聚力还没有形成,只能说在某些方面把大家集中起来了,还没达到社荣我荣、社衰我衰的境地。

    怎么解决呢?我觉得真正意义上的合作,还是应该土地入股,实现风险共担、利益共享。但这样做目前还比较难,现在土地确权工作全面推开,老百姓都在想趁这一次,先把自己承包土地的权确好,确好后又面临着土地进入二级市场流通,他会拿着本本观望,又会有不同的打算。

    《中国农民合作社》农民合作社还处于初级发展阶段,需要政府扶上马送一程,其中辅导员发挥着什么作用?

    刘一萍:湘西8县市都有合作社辅导员。工作积极的辅导员会不断学习合作社知识,跟理事长打成一片,经常去跟他们讲,要怎么规范发展,财务上要重点注意什么,怎么去申请项目,不断地去给理事长“洗脑”。工作积极的辅导员,他负责的整个县的合作社,第一是发展速度快。第二是发展质量高,国家级示范社多,省级、州级的也多,每一次我们评示范社,也会多给他的县几个指标。第三,因为该县合作社发展有了效果,也就引起了县里领导重视,把合作社工作纳入目标考核。

    当然,也有工作不太积极的辅导员,甚至我们去检查时,他在旁边发牢骚:天天来检查,这样那样要求,搞一个省级示范社,钱又不给多少;申报项目是财政的事,具体做事是我们经管部门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我想他的负面情绪一定会影响整个县的合作社工作。

    可以说,辅导员真的很重要,影响着当地合作社整体的发展。他要承上启下、亲历亲为,凡是具体涉及合作社的事,基本上都有辅导员在指导。

   《中国农民合作社》政府提出要建设高素质的辅导员队伍,目前湘西辅导员队伍建设情况如何?如何完善?

    刘一萍:在湘西州,合作社管理放在农经局体制科,下面的县市放在体制股。我们体制科就我一人,当然,农经局长、分管局长也挂辅导员的名。下面的情况也这样,一个县市就一个专门的辅导员。辅导员还兼职干别的事,比如统计、集体资产、人事,我兼管土地、仲裁。在乡镇一级,基本上没有专门的辅导员,因为机构改革,连经管站都没有了,有的县在乡里培养了一些合作社指导人员,比如保靖县,主要指导示范社财务。经管部门经费有限,所以对辅导员的培训也不够。

    一个县那么多合作社,只有一个辅导员,怎么会抓得过来!辅导员的要求也比较高,一个合格的辅导员,要了解合作社政策,得懂合作社财务,还得了解点市场营销、品牌知识。所以说,培养一个辅导员,怎么也得要两三年时间,如果他调走了,还得重新培养。

    因此,从整个合作社发展来讲,我认为要打破辅导员目前的界限,建立一个资格系统,只要考核通过就可以聘用他,就像会计师、审计师一样。这些人不一定非得是经管部门的人,可以来自其他部门,可以来自合作社、联合社,甚至是社会人士。像吉首大学的一些教授,对合作社很了解,口才也好,政策也熟悉,如果给他们一个辅导员身份,他们就可以和我们一起指导合作社。

    另外,只要是涉农部门,都可以设立合作社辅导员。比如林业部门有林业合作社,供销部门有供销合作社,科技部门、扶贫部门现在投入合作社的项目也比较多,他们对合作社的影响很大,但都没有专门的合作社辅导员,经管部门去指导,又未必会买你的账。因此,这些部门的人也可以来考辅导员资格,但业务指导职能放在经管部门,包括培训、审核。

    《中国农民合作社》辅导员职能广泛,在履职中碰到了哪些问题?

    刘一萍:我认为应该把辅导员的位置再提高一点,增加、完善辅导员的职责、权利,比如可以参与相关项目评审、示范社评定。合作社管理、利益分配是否规范,辅导员是最清楚的。在项目评审、示范社评定中,吸收辅导员参与,听取辅导员的意见,可以让决策更合理、更公平。

    现在的项目评审,一些参加的专家,对合作社是个什么概念都不懂,导致人情合作社项目,而真正需要项目的合作社没有获批。我每年都参加农业综合开发项目专家评审,发现一些专家,老说你们合作社不就是骗钱的吗,说实话我心里不舒服。这个部门还算好的,毕竟他们还邀请我们参加,其他涉农部门根本不邀请我们,其实他们投入的资金量很大,比如扶贫资金,动不动就是上千万,科协、林业、财政就更不用说了。2014年,州人大让我们提供一个汇报材料,说明湘西落实合作社项目资金的情况,我们没法完成,因为其他部门投入了多少、是不是投入到规范的合作社、怎么运作的,我们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 有的合作社有奶就是娘,谁给他钱,让他怎么做账,让他怎么管理,他就怎么做。我们辅导员,天天跟理事长讲规范发展,却没有权利帮他去平等争取项目,你想这个合作社还会听我辅导吗?这是很现实的情况。另外,《农民专业合作社法》是一部促进法,我们负责监管但没有处罚权,这个很尴尬,应该调整。

 

    《中国农民合作社》您长期担任合作社辅导员,请谈谈怎样才能做好辅导工作。

    刘一萍:我是一个可以融入他们的人。比如我没事的时候,会去理事长办公室坐一坐,去他们的销售门店看看。让他们加我的微信,经常发布一些订购信息、产品信息,给他们牵线搭桥。就这样融入他们后,再跟他们讲一些政策,怎么去规范,他们遇到问题时,才愿意跟我讲,询问该怎么处理,甚至一些理事长会跟我讲他们在合作社发展过程中遇到的辛酸。所以我觉得作为辅导员,跟合作社理事长打交道,第一,要把自己融入进去,只有融入进去了,才能了解他们的真实需要。第二,要多掌握政策,提高部门协调能力。你不能说我只负责经管这一块,财政有什么项目我不知道,林业有什么政策我不知道。我会及时发布各个行业的政策给他们,叫们自行对照,哪个项目适合的话,争取去看去跑,跑不跑得下来是另外一回事,至少可以让他们看到一线希望,多一个机会。第三,要带给他们积极乐观的前景。在现在这个发展阶段,合作社面临很多问题,会有很多困难,但要让理事长们看到未来是好的,让他们积极乐观面对,因为一个理事长的消极会影响一个合作社,一个合作社的消极会影响一个县。真的会是这样子,负能量的传染也是很厉害的。

附件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0
0

相关文章

总共有1条记录,当前页1/1页    上一页  下一页   
发表评论:
用户名: 匿名
验证码:
点击刷新